睢陽篇(10)

任來金:自強脱貧路 逆襲奔小康

文/圖 京九晚報全媒體記者 魯超 邵羣峯 實習生 徐夢楠 商丘網—京九晚報 2020-10-16 01:09

 

  任來金在地裏忙活

 

  説起脱貧經過,任來金滔滔不絕

8月25日,記者一行走入睢陽區李口鎮任樓村任來金家中小院時,看到的是一派豐收忙碌的景象。院子的一角,一羣人正在修建廁所、洗浴房。另外的一角,則堆放着很多用來育苗的塑料板。其餘的地面上,曬滿了剛收穫的玉米。

“‘六改’時給俺家建的衞生間,孩子多,年紀小,洗澡不太方便,這不,就在院子裏重新建一個。”看到記者的到來,憨厚的任來金忙不迭地在“擁擠”的小院內搬着凳子讓座。

説是“擁擠”,一點也不誇張。因為還沒有脱粒的玉米,就幾乎佔去了小院裏過半的地方。再加上正在院子西南角“大興土木”的衞生間施工,能夠讓我們坐下來的地方真的不寬敞了。

今年45歲的任來金,老實本分、勤勞質樸。在記者看來,他的樣貌和言談就是典型豫東農民漢子的代表。

“家裏等於就俺自己,早先日子是真難。”任來金説,他家中本來有一個哥哥,因患有精神病,在10多年前走失了,“俺哥精神不正常,尤其是犯病的時候總是打人,見誰都打!”

任來金的父親曾是村幹部,卻在任來金兩三歲時因意外去世了,“村裏扒房子出了意外,他就在那時去世的”。

雖然還有兩個姐姐,卻早就嫁出去了。40多年來,任來金就只有依靠家中的一畝三分耕地來生活。

“別看俺家就一畝三分地,可還不是在一起的。一塊地有七分,另外一塊地有六分。”本就不多的耕地,還不在一起,這對於靠種糧食吃飯的任來金來説,耕作成了更加辛苦的事情。

為了生活,任來金選擇去江蘇的建築工地打工,雖然每天只能掙六七十元,但也讓他對未來的生活有了信心。

10多年前,任來金決定,為改變家境豁出去拼搏一把。但這一把,卻輸得很慘。

“去浙江包了六七十畝地,種西瓜和蔬菜。沒想到,包了兩年,賠出去了七八萬元。”任來金説。

本以為豁出去能拼出來一片天,沒想到拼了一把之後卻變成了負債累累。“鎩羽而歸”回到家鄉的那年,任來金已經30歲了。

“回來後,家裏給説了門親事,女方有大腦炎後遺症,路都走不成,稍不小心就摔倒了。”任來金説,“如果不是當時實在走投無路,俺也不能同意這門親事。”

婚後,任來金陸續有了4個孩子,一家人的日子就更加難以維繫了。

“大孩子現在13歲,最小的才2歲多。”任來金説,剛開始有年邁的老母親幫忙照料孩子,可是隨着孩子多起來,年齡漸大的母親也難以照料孩子,他也無法出門做工了,“那時候真是幹啥都不成,日子過得吃都吃不上!”

任樓村黨支部書記任善京告訴記者,村裏於2016年5月為任來金申請了低保,併為他家申報建檔立卡貧困户。但面對如此困難的家庭局面,低保等補貼仍是杯水車薪。任來金深知,要想徹底改變貧困面貌,只有多幹苦幹才有出路,所以別人嫌髒嫌累的活兒,他二話不説就直接接手。

“因為家裏的老人、妻子、孩子都離不開人照顧,所以他出不去,要想脱貧致富,只能在家裏想辦法。”任善京説,就在這時,鎮裏的幫扶幹部來到他家,根據他家的實際情況制訂脱貧計劃。考慮到他曾經在浙江包地種植西瓜和蔬菜,就動員他發展蔬菜種植,“在打消任來金的顧慮後,幫扶幹部又幫忙解決了貸款問題,這更堅定了任來金自立自強、早日脱貧的決心”。

“村裏有外出打工顧不上種的地,想辦法包給任來金,這樣不但讓他有更多的土地種植,也能夠避免別人因外出打工而撂荒。”任善京説,儘管想辦法承包給任來金的土地並不是連方成片的,但是他也不大計較,踏踏實實撲下身子幹了起來。

“第一年,包了20畝地,10來畝種上了早熟西瓜,又在裏面套種了辣椒。” 由於任來金種植的蔬果施的是農家肥,純綠色、口感好,因此他的西瓜、辣椒非常暢銷,“當年西瓜行情很好,一畝地就賣了一兩萬元!”

次年,任來金所承包的土地增加到了40畝。2019年,增加到了60畝。這一年,任來金家順利脱貧。今年,任來金承包土地的規模已經擴大到了80畝,“25畝地種的是西瓜,套種了辣椒,其他種植的還是小麥、玉米”。

“現在買來的育苗塑料板,是準備培育越冬蔬菜的,品種準備選花菜、西藍花和白菜。”任來金笑呵呵地説,有了這幾年打下的基礎,也不擔心會再遭遇到10多年前賠光了家當、欠一屁股債的局面了,“準備先種個十來畝,就是不成,也賠得起!”

如今,家中母親已經79歲,還有妻子和4個孩子要照顧的任來金,卻充滿了雄心壯志: “我準備明年承包100畝地,繼續擴大種植面積,增加種植品種,把能利用的土地全部利用起來。再買個新農機,省時、省力,提高效率。”

幫扶感言

幫扶人:李口鎮任樓村黨支部書記 任善京

任來金的父親去世早,家裏耕地少,造成其家境貧寒。後來,有了針對貧困户的幫扶政策,他本人也寫了申請。經村委會開會研究,並通過羣眾代表的評議,納入了建檔立卡貧困户。因他家中有年邁的老母親和生活難以自理的妻子,所以無法外出務工。我們在針對他家的幫扶工作中,考慮到這些因素,就積極幫助他將村裏一些村民家中閒置的耕地承包過來,通過“包土地”的辦法來增加收入,實現脱貧。

任來金能吃苦,能幹活,不但在2019年實現了脱貧,而且成為了種糧大户。

在扶貧幫扶工作中,就是要根據貧困户的實際情況,有針對性地提供幫扶措施,鼓勵他們依靠自己的勤奮和能力實現穩定脱貧。

相關鏈接

任樓村概況

李口鎮任樓村位於商丘古城南15公里,緊挨省道,地處古宋河與大沙河交匯處,有3個自然村9個村民組。現有人口2878人,土地2135畝。在村兩委在內的81名黨員和11户貧困户的共同努力下,2019年全村11户貧困户31人全部脱貧摘帽。

任樓村農業產業結構已由傳統的小麥、玉米種植轉向早熟西瓜、尖辣椒種植。村兩委幹部團結協作,幹勁十足,流轉土地94畝建立了生態園旅遊區,各種花草樹木鬱鬱葱葱,每到春季紫藤花開,香氣四溢,吸引了無數遊客慕名而來。招商引來全贏電子廠,讓村裏人不再外出打工,在家就能掙到錢。

編輯: 馬信志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
推薦閲讀

返回頂部

Copyright 2003-2016 商丘網 版權所有

首頁  |  商丘  |  專題  |  網視  |  圖片  |  金融  |  房產  |  汽車  |  教育  |  健康  |  旅遊  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社會民生
睢陽篇(10)
任來金:自強脱貧路 逆襲奔小康
2020-10-16 01:09   文/圖 京九晚報全媒體記者 魯超 邵羣峯 實習生 徐夢楠   商丘網—京九晚報   我要評論 

 

  任來金在地裏忙活

 

  説起脱貧經過,任來金滔滔不絕

8月25日,記者一行走入睢陽區李口鎮任樓村任來金家中小院時,看到的是一派豐收忙碌的景象。院子的一角,一羣人正在修建廁所、洗浴房。另外的一角,則堆放着很多用來育苗的塑料板。其餘的地面上,曬滿了剛收穫的玉米。

“‘六改’時給俺家建的衞生間,孩子多,年紀小,洗澡不太方便,這不,就在院子裏重新建一個。”看到記者的到來,憨厚的任來金忙不迭地在“擁擠”的小院內搬着凳子讓座。

説是“擁擠”,一點也不誇張。因為還沒有脱粒的玉米,就幾乎佔去了小院裏過半的地方。再加上正在院子西南角“大興土木”的衞生間施工,能夠讓我們坐下來的地方真的不寬敞了。

今年45歲的任來金,老實本分、勤勞質樸。在記者看來,他的樣貌和言談就是典型豫東農民漢子的代表。

“家裏等於就俺自己,早先日子是真難。”任來金説,他家中本來有一個哥哥,因患有精神病,在10多年前走失了,“俺哥精神不正常,尤其是犯病的時候總是打人,見誰都打!”

任來金的父親曾是村幹部,卻在任來金兩三歲時因意外去世了,“村裏扒房子出了意外,他就在那時去世的”。

雖然還有兩個姐姐,卻早就嫁出去了。40多年來,任來金就只有依靠家中的一畝三分耕地來生活。

“別看俺家就一畝三分地,可還不是在一起的。一塊地有七分,另外一塊地有六分。”本就不多的耕地,還不在一起,這對於靠種糧食吃飯的任來金來説,耕作成了更加辛苦的事情。

為了生活,任來金選擇去江蘇的建築工地打工,雖然每天只能掙六七十元,但也讓他對未來的生活有了信心。

10多年前,任來金決定,為改變家境豁出去拼搏一把。但這一把,卻輸得很慘。

“去浙江包了六七十畝地,種西瓜和蔬菜。沒想到,包了兩年,賠出去了七八萬元。”任來金説。

本以為豁出去能拼出來一片天,沒想到拼了一把之後卻變成了負債累累。“鎩羽而歸”回到家鄉的那年,任來金已經30歲了。

“回來後,家裏給説了門親事,女方有大腦炎後遺症,路都走不成,稍不小心就摔倒了。”任來金説,“如果不是當時實在走投無路,俺也不能同意這門親事。”

婚後,任來金陸續有了4個孩子,一家人的日子就更加難以維繫了。

“大孩子現在13歲,最小的才2歲多。”任來金説,剛開始有年邁的老母親幫忙照料孩子,可是隨着孩子多起來,年齡漸大的母親也難以照料孩子,他也無法出門做工了,“那時候真是幹啥都不成,日子過得吃都吃不上!”

任樓村黨支部書記任善京告訴記者,村裏於2016年5月為任來金申請了低保,併為他家申報建檔立卡貧困户。但面對如此困難的家庭局面,低保等補貼仍是杯水車薪。任來金深知,要想徹底改變貧困面貌,只有多幹苦幹才有出路,所以別人嫌髒嫌累的活兒,他二話不説就直接接手。

“因為家裏的老人、妻子、孩子都離不開人照顧,所以他出不去,要想脱貧致富,只能在家裏想辦法。”任善京説,就在這時,鎮裏的幫扶幹部來到他家,根據他家的實際情況制訂脱貧計劃。考慮到他曾經在浙江包地種植西瓜和蔬菜,就動員他發展蔬菜種植,“在打消任來金的顧慮後,幫扶幹部又幫忙解決了貸款問題,這更堅定了任來金自立自強、早日脱貧的決心”。

“村裏有外出打工顧不上種的地,想辦法包給任來金,這樣不但讓他有更多的土地種植,也能夠避免別人因外出打工而撂荒。”任善京説,儘管想辦法承包給任來金的土地並不是連方成片的,但是他也不大計較,踏踏實實撲下身子幹了起來。

“第一年,包了20畝地,10來畝種上了早熟西瓜,又在裏面套種了辣椒。” 由於任來金種植的蔬果施的是農家肥,純綠色、口感好,因此他的西瓜、辣椒非常暢銷,“當年西瓜行情很好,一畝地就賣了一兩萬元!”

次年,任來金所承包的土地增加到了40畝。2019年,增加到了60畝。這一年,任來金家順利脱貧。今年,任來金承包土地的規模已經擴大到了80畝,“25畝地種的是西瓜,套種了辣椒,其他種植的還是小麥、玉米”。

“現在買來的育苗塑料板,是準備培育越冬蔬菜的,品種準備選花菜、西藍花和白菜。”任來金笑呵呵地説,有了這幾年打下的基礎,也不擔心會再遭遇到10多年前賠光了家當、欠一屁股債的局面了,“準備先種個十來畝,就是不成,也賠得起!”

如今,家中母親已經79歲,還有妻子和4個孩子要照顧的任來金,卻充滿了雄心壯志: “我準備明年承包100畝地,繼續擴大種植面積,增加種植品種,把能利用的土地全部利用起來。再買個新農機,省時、省力,提高效率。”

幫扶感言

幫扶人:李口鎮任樓村黨支部書記 任善京

任來金的父親去世早,家裏耕地少,造成其家境貧寒。後來,有了針對貧困户的幫扶政策,他本人也寫了申請。經村委會開會研究,並通過羣眾代表的評議,納入了建檔立卡貧困户。因他家中有年邁的老母親和生活難以自理的妻子,所以無法外出務工。我們在針對他家的幫扶工作中,考慮到這些因素,就積極幫助他將村裏一些村民家中閒置的耕地承包過來,通過“包土地”的辦法來增加收入,實現脱貧。

任來金能吃苦,能幹活,不但在2019年實現了脱貧,而且成為了種糧大户。

在扶貧幫扶工作中,就是要根據貧困户的實際情況,有針對性地提供幫扶措施,鼓勵他們依靠自己的勤奮和能力實現穩定脱貧。

相關鏈接

任樓村概況

李口鎮任樓村位於商丘古城南15公里,緊挨省道,地處古宋河與大沙河交匯處,有3個自然村9個村民組。現有人口2878人,土地2135畝。在村兩委在內的81名黨員和11户貧困户的共同努力下,2019年全村11户貧困户31人全部脱貧摘帽。

任樓村農業產業結構已由傳統的小麥、玉米種植轉向早熟西瓜、尖辣椒種植。村兩委幹部團結協作,幹勁十足,流轉土地94畝建立了生態園旅遊區,各種花草樹木鬱鬱葱葱,每到春季紫藤花開,香氣四溢,吸引了無數遊客慕名而來。招商引來全贏電子廠,讓村裏人不再外出打工,在家就能掙到錢。

編輯: 馬信志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  相關閲讀:
百姓呼聲 進入頻道 >>
人行道升級改造後 “...
房子沒住上 生了一肚...
“發生的車禍不下於10起” 護欄太不醒目 將裝反光標誌
【4px集運】寬帶壞了無法修 退還費用可真難
精彩圖片 進入頻道 >>
窯爐旁工人正在操作機械
寧陵女教師拄拐上講台
靚化城區道路交通環境
小朋友們席地而坐認 ...
黨媒推薦 進入頻道 >>
    版權聲明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,禁止複製、轉載或建立鏡像等。聯繫電話:0370-2628098
關於我們 | 廣告服務 | 誠聘英才 | 網站地圖

主管:中共商丘市委宣傳部 主辦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 商丘網聯繫電話:0370-2628098

    河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0120156001 豫ICP備05019403號 公網安備 41140202000008號     

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  12318 全國文化市場舉報網站  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站